陶瓷科技
陶瓷鉴定面临的问题
编辑:管理员 来源:
发布时间:2014/5/4 22:14:34 浏览:2347
陶瓷科技3

   
      无论如何,古陶瓷无损科技鉴定仍处于起步阶段,许多地方还有待完善,有待提高。正如王昌燧教授所说,要保证古陶瓷科技鉴定的可靠性、精确性,还应做好8项基础工作:
         1)所收集的陶瓷标本应选自遗址或窑址明确、地层可靠的考古发掘陶瓷残片,特殊情况,也可选用档案记录准确或带有纪年的传世品;
         2)每种陶瓷残片标本或整器的数量不得少于10件。当然所收集标本的数量越多,所得结果就越接近真实;
         3)标本的化学组成数据应尽可能多地包括主量、次量和微量元素的种类和含量;
         4)应尽可能全面地掌握标本的工艺信息,如原料来源和处理情况,烧成方法和烧成温度以及其他工艺内容;
         5)无损检测化学组成时,需要一套元素种类和含量覆盖面广且分布均匀的中国古陶瓷测试专用标准参考物。所谓专用,不仅要求其元素组成和含量与中国古陶瓷尽可能接近,而且需经烧制而成;
         6)必须建立容量大、操作性和通用性强的“中国古陶瓷物理、化学基础数据库”;
         7)对所得数据可使用多元统计分析各种方法以及其他方法运算和处理以求得最合理、最接近真实的结果;
         8)将所得规律结合其具体烧制工艺进行演绎和归纳,以获得客观的、经得起检验的结论,甚至提出有指导意义的理论。 即便如此,仍有专家认为,建立标本数据库,取样数量要求过低,势必影响鉴定的准确程度。
         同时,就目前情况看,要建立起系统的完备的标本数据库,是有相当难度的。这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从年代上、窑口上,取得完整的样本十分困难;二是从现有的有限标本中所取得的数据,是否能发现规律性的东西。如,目前已知的南方的瓷器含钙量低,北方的瓷器含钙量高(南方瓷器含铁量稍高),这就是为什么南方瓷器在还原氛围内烧制时泛青色,北方瓷器在氧化氛围内泛黄。
         对此,从现有标本中能否得到泛青、泛黄的数据,从而发现其中规律。 再有,如果考古发掘所得的结论有误,那么数据库的数据就难以保证了。对此,有无修正、克服的手段呢?还有,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不法者利用已取得的数据资料来进行仿制,那将如何鉴别呢?这些还都只是就技术环节方面而言的。 就整体状况而言,以李家治、王昌燧教授为代表的专家们认为,尚有三大问题需认真解决:
         一、文物考古方面的专家学者与科技专家、学者先天不足的问题,即文物考古专业人员缺少科技基础,而科技人员缺少文物考古知识。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就是培养出既懂文物考古又懂科学技术的专门人才,只有如此,科技鉴定才能健康发展。但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二、在新技术的应用方面,与国际上还有一定差距。如美国史密森国立博物院和芝加哥精美艺术博物馆都有这样一间XRF实验室,无论待分析文物的体积有多大,只要能搬进该实验室内,都可以对待测文物的任何部位进行非破坏测试。
         又如日本原子力研究所采用瞬发中子活化方法,对文物进行了无损测试。虽然我们尚未了解具体细节,但应该看到这一方法具有一定的长处,或许在中国古陶瓷科技鉴定方面也能起到特殊的作用。 然而,仅对中国古陶瓷科技鉴定而言,测试手段应不存在太多的障碍,需要认真考虑的是分析软件。目前,国内外大多采用SPSS软件包。除判别分析外,其它多元统计分析软件的使用效果还比较理想。但我们不能不看到,该软件包是通用性的,并非为中国古陶瓷测试数据专门编制的。原则上讲,这里还应有很多工作要做。尽管陕西科技大学罗宏杰教授等已为中国古陶瓷分析编制了主因子分析的专门软件,经实际使用效果甚好。但此项工作还需有条件的单位进一步开发中国古陶瓷多元统计分析专用软件,使中国古陶瓷科技鉴定的工作更加完善。
         三、中国古陶瓷科技鉴定具有明显的商业运作性质,从这一点讲,开展国际交流合作有一定困难,然而我们完全可以点带面,如加强和香港地区高校、研究机构和拍卖行的合作。香港城市大学物理及材料科学系的梁宝鎏博士作了大量的工作,有力地推动了大陆学者和香港同行的交流。香港的文物市场在国际上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倘若时机成熟,我们和香港的有关单位合作,在香港设立中国古陶瓷科技鉴定中心,无疑能产生更大的国际影响。但此项工作需多部门协作、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