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纹饰
陶瓷纹饰分类详解
编辑:管理员 来源:
发布时间:2014/5/21 9:33:56 浏览:6266


    纹饰:陶瓷器物表面起加固和美化作用的装饰花纹的总称。习惯上按其所在部位及制作工艺分为胎装饰和釉装饰两类。按装饰部位和纹饰特点又可分为单独纹样、适合纹样、隅饰纹样、边饰纹样、散点纹样和连续纹样等。其内容大致包括几何形、动物、植物、人物和其他等几类。装饰技法有刻划、印花、镂空、彩绘等多种。

    主纹:即主要纹饰。指在瓷器的显眼部位和地纹之上的突出纹样。如盘、碗的内心,瓶、罐的腹部及被地纹衬托的装饰,便于突出主题,引人注目。主纹的装饰题材有植物、动物、人物故事、吉祥图案、文字等几大类。

    地纹:陶瓷器辅助纹饰。在主纹意外的空间部位,满布有规律的纹饰,用以衬托主纹。地纹有珍珠地、海水地、锦地、凤尾纹地等。

    辅纹:相对于主纹而言起辅助作用的纹饰。指装饰于瓷器的口沿、颈、肩、足等次要部位的纹饰和用来衬托主纹的地纹,其主要装饰题材有卷草、浪涛、回纹、莲瓣、蕉叶、云肩、缠枝花卉和锦纹等各种地纹。

    边角纹样:即辅助纹饰。相对于主题纹饰而言。起于五代,盛行于元明清,有直立和斜行的莲瓣、蕉叶、回字纹、桂花边、如意云头、各种散点、波线等式样装饰在器物的口边和脚部。

    人物图:以人的形象在陶瓷器上作装饰,最早见于新石器时代的彩陶上。魏晋时期用于瓷器,多为宗教、神话人物。隋唐五代有较大发展,婴戏图、仕女图、对饮人物大量出现。宋代以后题材更加宽泛,刻、印、绘、划、贴诸法并用。大致可分为传说神话人物、历史人物、文学故事人物、民俗礼仪人物、生活场景人物、体育运动人物等。各时代的人物形象都有各自的时代特征。

    动物纹:指描摹各种动物形象的纹样,最早出现于新石器时代早期。商代以饕餮纹和夔龙纹为主;战国时期的彩绘陶上流行龙凤纹、蟠虺纹及各种飞禽走兽纹;隋唐及以后各朝代,内容更为丰富,多为龙、凤、蝙蝠、鹿、狮、鱼等借以祈福祈寿的吉祥图案。

    植物纹:陶瓷器中表现各种植物形象纹样的统称,也称作花果草木类纹饰。常见花卉题材有梅花、牡丹、莲花、菊花、芙蓉、玉兰、海棠、牵牛、水仙、兰花桃花等;草类题材有蔓草、慈姑、水草;果类题材有桃、石榴、佛手、柿子、葡萄、荔枝;竹木类题材有竹子、松树等。此外,还有菌类题材的灵芝和以艺术手段把几种不同的花形合于一体的想象性题材宝相花。植物纹早在新石器时代河姆渡文化中出现,商周流行叶脉纹,战国、秦汉时常见卷草纹,南朝风靡莲花纹,隋唐是多具西域风格花卉纹、叶纹、草纹,宋代流行竹枝、芦苇、花卉等,元明清植物纹更加丰富,大量出现表现吉祥的图案。

    吉祥图案:中国传统装饰图案,用以表示祝福和象征吉祥。明清以来,陶瓷纹饰中十分流行以寓意、谐音的方式体现吉祥的图案,还常用多种动植物搭配组成吉祥图案纹饰。如牡丹富贵,石榴多子,牡丹、白头翁富贵白头等。

    几何纹:俗称锦纹。以各种形式的点、线、面组成多种有规律的几何图形而名,在新石器时代中期已出现,晚期基本成熟,商周原始瓷中已大量采用。东汉瓷器纹饰以拍印的几何纹为主,隋代瓷器已流行。明清时期彩绘的锦地及锦灰堆几何纹饰,繁缛而精巧。

    方格纹:又称网格纹”“网纹”“方格网纹。按形状分有大小、粗细、凹凸、长方、双线、斜方格纹、曲线网格纹;按技法分为刻划、拍印和彩绘方格纹。网格纹从新石器时代一直流行到东晋,此后作为主题纹饰的网格纹已少见,但作为边饰在明清的瓷器上偶有所见。

    忍冬纹:忍冬,俗称金银花,最早出现于陶器上的缠枝纹,多为三个叶瓣和一个叶瓣互生于波曲状茎蔓两侧的图案,始见于东汉,魏晋南北朝时流行,通常与莲瓣纹组合,为佛教艺术装饰题材之一。其主要表现手法是刻划,唐代以后为卷草纹所替代。

    文字纹:将文字作为纹饰或图案化布局,成为装饰画面或画面组成部分应用在陶瓷上。内容有民谚、俚语、诗句、词句、文赋等,始见于唐代长沙窑,宋代磁州窑、吉州窑沿用,反映市井商民的生活意识。元明时期景德镇窑、龙泉窑盛行文字纹,明代瓷绘上出现阿拉伯文、藏文、梵文等,清康熙朝一度流行短篇古文。

    木叶纹:又称树叶纹”“木叶贴花,为宋代吉州窑工匠独创的装饰技法。制作时先将经浸泡等特殊处理过的桑树叶贴在已经上过一道釉的碗、盘上,再在贴好的叶子上施一层含铁量较高的薄釉,然后揭去树叶,入窑烧成。颜色多为淡黄色、茶褐色,纹样与地色黑白对照。

    山水纹:以山水画面为瓷器装饰纹样,始见于唐代,流行于明清时期。唐代长沙窑青釉山水纹瓷罐是山水纹的开山之作;宋代磁州窑山水纹枕多以白描手法表现,掺杂在山水人物故事图中;元代单独的山水纹比较少见,多与人物图结合;明清山水图较多,特别是明永乐和清康熙两朝,而清雍正朝山水纹多配诗句、印章,诗书画融为一体,增添了文化氛围。

    花鸟纹:以花卉和鸟类相配组成的画面命名,最早见于唐代长沙窑釉下彩绘花鸟纹。宋以后趋于成熟,广为流行。明清时期有青花、釉里红、五彩、粉彩等品种。

    叶脉纹:与人字纹相似,中间贯一条主线,状同叶脉。东汉、三国、西晋时期青釉瓷器较为常见。

    曲带纹:流行于宋元时期磁州窑、吉州窑的瓶、罐、碗、盒、壶等器物上,常见由S形连续成曲带纹,通常为器物的边饰或花纹之间的隔断。

    云纹:瓷器装饰纹样之一。一般来讲,云纹多与龙、凤、蝙蝠等纹饰相配合使用,单独使用较为少见。以云为瓷器装饰纹样始见于唐代, 长沙窑及越窑均有云纹器物,纹饰多以褐彩描绘, 构图活泼,布局严谨,运笔流畅洒脱 。宋代以云纹为装饰的器物明显增多,装饰手法全面,或暗刻 、或模印、或彩绘,纹饰布局严谨,线条简洁豪放。元代磁州窑白地黑花云纹别具一格,丰富了云纹的表现形式,而景德镇窑青花、釉里红、红釉、卵白釉等瓷器上的云纹则对明清云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明清时期,瓷器上装饰云纹极为普遍,或与其他纹饰组合在一起,或单独装饰器物,形式多样,有如意头形云、蝌蚪形云、灵芝形云、风带如意云、字形云、字形云、状如弹簧的云气纹等。有些云纹的时代特征极为明显,如洪武时多风带如意形云,宣德时多人字云及壬字云所谓的空白期多弹簧状云气纹,而明末清初则以括号云等为常见。

    水纹:瓷器装饰的传统纹样之一。包括水波纹、波浪纹、海涛纹、水涡纹等。因其描的水纹形态不一而名称不一,统称为水纹。水纹在瓷器上出现的历史悠久,早在秦汉时期的始青瓷上就见有刻划而成的水波纹,线条纤细。西晋时期除刻划的水波纹和海星状水纹外,亦见有压印的水波纹。东晋及南北朝时不曾见有水纹装饰的器物。隋代水纹多作为器物的边饰刻划而成,造型如波浪形。唐代山水画兴起,瓷器上见有彩绘水波纹样。宋代水纹逐渐脱离山水画的表现形式,多与植物、动物组合在一起,如以起伏的水纹,飘浮的落花组合成落花流水纹饰将水纹带人了一个新的领域。元代水纹以表现浪花飞溅、波涛汹涌的海水见长,线条细致,画面生动,大面积采用留白的手法使纹饰极为醒目。明代水纹不仅作为主题纹饰,还大量作为边饰出现在器物的口沿和近底处,水纹的画法多样,写实手法逼真。清代水纹多与动物纹饰相组合,线条纤细,具有较强的立体感。

    莲瓣纹:莲瓣纹是古代陶瓷最为流行的花纹装饰,始于春秋,盛于南北朝至宋,流行于整个封建时代。春秋战国多用立体莲瓣作壶盖上的装饰。魏晋至隋代,莲瓣纹常用堆塑手法装饰在器物腹部,有的分几层装饰在器物的颈、腹、足各个部位,使器物显得繁缛华丽。也有用刻划和模印手法制作的。唐宋时,刻划和模印是莲瓣纹装饰的主要手法。尤其是定窑、耀州窑的佛教用品净瓶,器身刻有多层莲瓣纹,刀法犀利,匀净利落。元代以后,莲瓣纹不再作为器物的主体纹饰,多作为口沿、肩颈、腹部和底足的辅助花纹出现,装饰技法改为绘画。

陶瓷纹饰

    开光:瓷器装饰的构图方式之一,又称开窗。在器物的显著部位以线条勾勒出圆形、方形、菱形、扇面形、云头形或花形等多种式样的栏框,框内绘各种图案,起到突出主题纹饰的作用。此法犹如古建筑上开窗见光,故名。南宋吉州窑、金代耀州窑及金、元磁州窑、元代广东海康窑等瓷器上,普遍使用开光装饰。元、明、清景德镇瓷器上更是大量运用开光技法进行装饰,并有许多创新。例如成化瓷器上的菱形开光,康熙五彩瓷器上的寿字开光,乾隆粉彩转心或转颈瓶腹部圆形开光加镂空等。

    璎珞纹:陶瓷器装饰纹样之一。璎珞原是用丝线将珠石编串成多层次的装饰物品,《晋书·林邑国传》载:其王服天冠,被璎珞。将璎珞形象用于塑像或其他器物为装饰纹样,称璎珞纹,始见于元代瓷塑宗教人物像上、多为景德镇窑与龙泉窑的瓷塑观音、菩萨。表现方法为模印或贴塑,以首都博物馆藏元代青白釉观音坐像最为精绝。坐姿观音微闭双目,端庄慈祥,自发髻而下全身纷披璎珞,神采奕奕。入明以后,璎格脱离人物独立使用,往住成为佛教或道教的象征,明代中期风行,多见于珐华器、青花器和五彩器、珐华器采用立粉画法,青花器与五彩器则采用笔绘手法。首都博物馆藏明成化珐华八仙纹罐,在罐的肩部饰一周璎珞纹,与腹部八仙过海纹相呼应,宗教意味浓厚。也有作为一般流行纹样应用的,如明中期珐华花鸟璎珞纹罐,璎珞纹的出现仅是一种装饰,元宗教含义。

    缠枝纹:以植物的枝干或蔓藤作骨架,枝叶相互缠绕,构成两方或四方连续性的图案,统一中寓变化,有缠枝莲、缠枝菊、缠枝牡丹和缠枝宝相花等多种纹样。最早见于宋代,元明清时期流行,表现手法有刻划、模印、彩绘等。

    曲折纹:陶瓷器常见的装饰纹样之一。又称曲尺纹、波折纹、三角折线纹、曲带纹等,以连续线条折曲而成。用短直线、横线、斜线或连续或有间断组成的单纯与复合带状的曲折纹,也归入此类。表现技法有刻划、拍印、彩绘等,彩陶器上的彩绘曲折纹尤为生动活泼。曲折纹约产生在新石器时代中期,在中国新石器时代中晚期典型文化遗存中广泛存在,半坡、后岗、大汶口、马厂、齐家、良渚、山背、昙石山、石峡、西樵山遗址陶器上、都有曲折纹装饰。此后的商周灰陶器和商周原始青瓷、汉魏青瓷上,也有曲折纹出现,但逐渐退出主体地位。明清瓷器上依然有曲折纹,但仅作为边饰出现。

    兽面纹:旧称饕餮纹。将牛、羊、虎、熊等动物和幻想中的的夔龙等各种怪兽正面头部形象的眉、目、口、鼻运用夸张和简化的手法使之纹样化,成为一种似与不似之间的装饰纹样。良渚文化中已发现此纹饰,汉魏至东晋陶瓷器流行首推贴铺首,明清两代饕餮纹再度流行。

    云龙纹:龙纹的一种,因其构图以云和龙组合而命名。龙为主纹,云为辅纹,始见于唐越窑青瓷瓶;宋定窑中也有印花云龙纹盘;元明清时期更为流行,多为青花、五彩、粉彩器。

    串珠纹:又称缀珠纹”“联珠纹”“花蕊纹。新石器时代已出现,三国两晋时期颇为流行,隋唐时期在白瓷和青瓷上也较常见,元代较为盛行。

    带状纹:条带形纹饰的统称,外形为环绕器物的二方连续图案,上下衬以边线,通常装饰在器物的口沿、颈、肩、腹等部位,也有作主题纹饰的。其制作方法有彩绘、刻划、镂空、压印等。新石器时代已出现,以后历代制作不断。

    条纹:即条形纹、线纹,是一种由平型线条组成的纹饰。线条有宽窄、疏密、竖行、横行和斜行。其中,竖行平行的条纹称作垂帘纹,平行短直线条的称作蓖纹。装饰手法有压印、拍印和彩绘等,多见于印文陶、原始瓷和仰韶文化、红山文化的陶器上,汉代以后则大多为辅助纹饰。

    西番莲纹:又称番莲纹。流行于元明清时期,多以缠枝、遮枝等形式出现。装饰图案中常如变形莲纹,花的造型多变,正侧均有;花蕊有心形、圆形和石榴形等。

    卷草纹:又称卷叶纹”“卷枝纹,用于器物的辅助纹饰,图案为植物枝茎做连续波卷状变形以波线状与切圆线组合,做二方连续展开,形成枝蔓缠卷的花纹带。隋唐十分流行,日本人称之为唐草纹

    折枝花:又称折枝”“折枝纹,即绘花果时只绘剪下的部分,有折枝梅、折枝菊、折枝灵芝、折枝牡丹等纹样,多作为单独纹样,也有配合以禽鸟组成的折枝花鸟纹。宋代定窑、耀州窑、磁州窑、吉州窑器物中多见折枝纹,元明清盛行。

    杂宝纹:瓷器装饰典型的吉祥纹样之一。所取宝物形象较多,元代有双角、银锭、犀角、火珠、火焰、火轮、法螺、珊瑚、双钱等,明代又新增祥云、灵芝、方胜、艾叶、卷书、笔、磬、鼎、葫芦等,隆庆朝还烧制方胜形瓷盖盒。由于任意择用,常无定式,故称杂宝。也有任取其中八品组成纹饰,亦称八宝,但不同于八吉祥纹。杂宝纹作为瓷器装饰始于元代,多作辅助纹饰,一般描绘在器物肩部或腰部的变形莲瓣内、明代有所变化,杂宝纹多散于主纹的空间。清代也有作为主纹的、如清雍正仿成化青花八宝纹高足杯,在杯身主体位置绘画方胜、银锭、火焰等杂宝纹样。

    宝杵纹:瓷器装饰纹样之一。宝杵又称十字杵,是佛教礼器或法器。十字杵是将双头杵交叉成十字形,有的还加饰飘带,称为结带宝杵。瓷器上以十字杵为纹饰最早见于元代青花碗内,明初瓷器上少见、明代中期盛行。特别是在明代成化官窑瓷器上,宝杵属典型图案。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成化官窑斗彩花开纹浅杯、内底青花双圈内即描绘十字宝杵,宝杵中心圆圈内青花书一梵文,宝杵外环绕8个莲瓣,每个莲瓣内均书一梵文。

    蓖纹:陶瓷器装饰的原始纹样之一,是用篦状工具在半干的器物坯体上戳刺或深划而成的。用戳刺方法形成的成片点状纹样,习惯上称篦点纹;用划花方法形成的细密平行线条纹,习惯上称篦划纹。篦纹还有栉齿纹、梳篦纹、篦线纹等多种别称。篦纹产生在新石器时代早期,裴李岗文化和磁山文化陶器即以篦点纹和弧线篦纹为主要装饰。以后在屈家岭文化遗存、新开流遗址、白羊村遗址、北辛遗址等,都有篦纹陶器出现。在新乐遗址和红山文化遗址中,有一种典型的字纹陶器。其纹饰为由篦点压印排成连绵不断的竖形纹,因而也可归入篦纹类属。在北方早期青铜文化遗存夏家店下层文化中,也有压印篦点纹陶器。商代陶瓷器上很少有篦纹,但西周陶瓷器上大量出现。战国至汉代,篦划纹风行,表现手法熟练,线条流畅,极富动感。六朝早期青瓷上沿袭了汉代篦划纹造型风格与技法。到了宋元时期,篦纹在瓷器装饰上又被大量采用,尤其盛行于东南沿海地区,在青瓷和青白瓷上最为多见。工具虽然简单,但是线条纹样变化多端。定窑白瓷、耀州窑青瓷上以篦划表现水波或花朵筋脉,格外自然而畅。

    弦纹:陶瓷器装饰的原始纹样之一,作细而长的线条形,水平展开并环绕器物周匝。弦纹的出现与原始制陶中轮制方法的产生有关,旋刻出来的弦纹又称旋纹。由于使用工具及处理方法的不同,有凹凸、粗细、尖方、圆弧等不同形状,也有单线弦纹与复线弦纹之别。除此,还有用彩绘、堆贴等方法形成的弦纹。在新石器时代仰韶、山东龙山、屈家岭、山背、良渚文化及新乐、阿善等遗址中,都发现弦纹陶器。商周时期,弦纹在陶瓷器上的装饰作用依然比较强调。春秋灰陶器上以宽旋纹作为主要纹饰。汉魏以后各代,陶瓷器上弦纹运用绵绵不息。北朝时期的青瓷瓶、壶、罐类器物上也以长凸弦纹为主要装饰,形成独特时代风格。

    太极纹:瓷器装饰图案之一。相传伏義创八卦图,八卦分据八方,居中的则为太极图。古代中国哲学家认为太极是派生万物的本原。《易·系辞上》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明、清时期景德镇窑瓷器上有用太极图装饰的。形象为将圆形以S形线分为两半,一黑一白,即一阴一阳,并在白中有一黑圆点,黑中有一白圆点,寓意阴阳相生。

    锦纹:瓷器装饰的典型纹样之一,系采用织锦图案作为纹饰,故称锦纹。因其多作辅助纹饰,起地纹作用,因此又称锦地纹。在其上再饰花卉纹,习称锦地花,又称锦上添花,蕴含吉祥意味。此织物图案作为陶瓷器装饰始于唐三彩。元代景德镇窑受江南兴盛的织锦业影响,将锦纹引入制瓷工艺。明、清两代相继不衰,尤其是清代彩瓷锦纹极尽华丽繁缛之巧。锦纹图案主要有绣球、花卉、龟背、重菱、连线、云纹、十字纹等。构图规矩繁密,作四方连续展开。表现技法多是彩绘,清代彩瓷有用锥拱方法。代表作如清康熙五彩锦地开光花卉纹枕,清乾隆紫红锥凤尾地勾莲纹梅瓶。

    串珠纹:瓷器装饰的典型纹样之一、以一颗颗小圆珠连缀成纹,又称联珠纹。串珠纹最早见于唐代长沙窑釉下彩、1973年扬州唐城遗址出土的褐绿彩串珠状涡云莲花纹双耳罐为代表。元代景德镇瓷器上多用来装饰青白釉、青花、釉里红瓷器,或缀成主题纹样和辅助纹样,如云头纹等;或缀成吉语文字,如寿比南山等;或缀成开光,如保定窖藏一对青花釉里红盖罐即以串珠开光。串珠纹装饰的精粹之作即是北京龙潭湖元墓出土的青白釉玉壶春瓶,全器主要以小圆珠串联成纹、颈部饰覆钟纹,腹部饰仰垂如意云头纹,间饰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八字吉语。

    云头纹:瓷器装饰的典型纹样之一,是云纹的一种。其形状犹似下垂的如意,亦称如意云。多装饰在瓶、罐、壶等器物的肩部,因而习称云肩纹。也有装饰在盘、碗的内心部位,称作垂云纹,如景德镇出土明洪武青花锦地垂云莲纹折沿盘和青花缠枝莲纹直口大碗。云头纹始盛于元代景德镇窑青花和青白瓷上。元青花云肩纹内满绘花纹,装饰方法为两种,一种是在白地上以青花直接描绘缠枝牡丹、缠枝菊等;一种是青花海水为地,露白为纹,如海涛海马纹。青白瓷上采用贴花串珠式构成仰垂如意云头纹。明青花瓷虽也流行采用云肩纹,但内涵已经减化。清代则呈衰退之态,云头纹主要作为辅助纹饰,其作用有些类似开光。但偶见作为主题纹饰的,如首都博物馆藏1963年北京龙潭湖元墓出土青白釉玉壶春瓶,腹部主体即饰云头纹。

    宝相花纹:陶瓷器装饰的传统纹样之一。将自然界花卉(主要是莲花)的花头作变形的艺术处理,使之图案化并程式化。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平面团形,以8片平展的莲瓣构成花头,莲瓣尖端呈五曲形,各瓣内又填饰三曲小莲瓣,花心由8个小圆珠和8瓣小花组成。这种团形宝相花多用于唐三彩装饰,上海博物馆藏唐三彩宝相花纹盘为典型器。另一种是立面层叠形,以层层绽开的半侧面勾莲瓣构成。此种宝相花纹多见于明清景德镇瓷器上,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永乐影青暗花缠枝宝相花纹碗、明成化青花宝相花纹碗为代表。清乾隆时宝相花纹多作辅助纹饰以衬托主纹,使装饰效果更加富丽堂皇。典型作品如清乾隆黄地珐琅彩开光婴戏纹瓶、乾隆粉彩折枝三果纹灯笼瓶等。

    钱纹:瓷器装饰的典型纹样之一,为线描圆圈中有内向弧形方格,似圆形方孔钱,多作二方或四方连续排列,也绘作成串圆圈两两相交套合的形象。始见于汉代瓷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褐釉钱纹大罐为代表作。宋、元、明三代较流行。表现手法主要为印花、刻花和绘画。多用于装饰盘、碗的边沿或瓶、罐的肩部或腹部。主要用作辅助纹饰,也有作主题纹饰的。辅助纹样多为单线二方连续展开,形成装饰带。主题纹样则由钱纹构成整个纹饰格局,并有在圆钱纹的中心填画花草等图案的。还有以钱纹作地,衬托主题纹饰。宋代耀州窑青釉刻花钱纹小壶,明洪武青花钱形锦地垂云莲纹折沿盘等为代表作。

    灵云纹:灵芝与连云组合而成的纹饰,象征仙寿。明代广为流行,清代也有绘制。

    五供养纹:瓷器装饰纹样之一。供养亦作供施供给等,佛教用语。一般指以香花、灯明、衣服等供佛、菩萨及亡灵。从佛经记载看,供佛本无一定,可以食物、用品、器杖法物等供养,称为财供养;亦可以讲经说法供养,称为法供养。五供养即佛前供奉的5种物品。它与佛前香案上陈设的被称为五供”(由香炉一、烛台二、香觚或瓶二组成)5种供具不同;也与一般寺庙殿堂供台所陈设的花、涂香、水、烧香、饭食、灯明,依次表示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等六度6类供具不同。明成化斗彩五供养纹小杯外壁所绘5种供物为莲花、白螺、寿桃、宝山、烛台。成化官窑瓷器上出现这种纹饰,与当时宪宗皇帝的崇佛有密切关系。

    金玉满堂纹:吉祥图案之一的瓷器纹饰,流行于清代。画面满绘游动的金鱼,借”“谐音,象征勃勃生机和财源滚滚。

    舞蹈纹:陶瓷器装饰的传统纹样之一,表现人的舞蹈场面。舞蹈纹作为装饰题材出现在陶器上,始于新石器时代,表现技法是彩绘。青海大通上孙家寨出土马家窑类型舞蹈纹彩陶盆,内壁上用黑彩描绘5人一组手拉手集体歌舞的图案,3组纹饰在盆壁上均匀分布,是彩陶器舞蹈纹的代表作品。战国至汉代陶器及汉代画像砖上,舞蹈纹较为常见、此时期多表现长袖舞的场景,绘画或刻划技巧趋于成熟。魏晋南北朝时期,舞蹈纹以贴塑、模印、刻划等表现方法出现在瓷器及画像砖上。河南安阳北齐范粹墓出土黄釉乐舞纹瓷扁壶,在器腹模印5个舞蹈或奏乐的艺人,尤以舞蹈有形象生动别致。唐宋至清代,陶瓷器上有着各种各样的舞蹈纹饰。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明初青花胡人乐舞图扁壶,描画5个歌舞胡人,或击手鼓,或吹横笛,边歌边舞的情景表现得极为生动。

    冰梅纹:又称冰裂梅花纹,清康熙朝创制的瓷器纹饰,以仿宋官窑冰裂片纹为图案地纹、再在其上画朵梅或枝梅。景德镇窑有以青花作画,也有以五彩作画,以青花作画最见格调,多饰于瓶、罐、盘等器物上。典型作品如康熙冰悔纹盖罐,通体以青花浓料画冰裂片纹,以青花淡料略加晕染,其间勾画白色梅花,蓝白相映,寒梅吐艳尤显芬芳,颇具文人画风韵。晚清、民国瓷器上,多有摹绘。

    蕉叶纹:瓷器装饰的典型纹样之一,特指以蕉叶图样作二方连续展开形成的装饰性图案,写实性的芭蕉纹不在此列,蕉叶纹最初流行于商末周初青铜器上,用作瓷器装饰则始于宋代。定窑、龙泉窑、景德镇窑多将其作为瓷器的辅助纹样,表现手法主要是划花。元、明、清时期更为盛行,多绘于瓶、罐、尊等器物颈部或近底部。景德镇出土明洪武青花松竹梅纹执壶、颈部饰蕉叶纹,近腹部饰一周大小相同的云肩纹,云肩纹内绘画蕉叶的筋脉,似为变形蕉叶纹、较为奇特。

    瓜果纹:陶瓷器装饰的典型纹样之一,系指以各种植物果实为母题的纹饰。历代装饰手法有模印、贴塑、雕刻、彩绘等。瓜果纹始见于唐代,唐宋两代陶瓷器上多见葡萄纹和石榴纹,有缠校葡萄、婴戏葡萄、婴戏石榴等图案,均含多子多孙的寓意。江西水吉宋墓出土的耀州窑青釉盘,盆内刻划石榴树上三童嬉戏的花纹。元代青花瓷器上常以瓜果纹组成秋实画面,如青花大盘上多绘葡萄、西瓜、芭蕉与花草组成的秋实图案。明清两代陶瓷器上,瓜果纹样增多,以青花、釉里红、彩绘及雕刻等多种手法及色彩表现石榴纹、荔枝纹、葡萄纹、枇杷纹、桃纹、西瓜纹、苹果纹、樱桃纹等,并在吉祥观念影响下.形成丰富多彩的吉样纹饰。表现方式有图案性与写实性两类。

    过枝纹:又称过墙花。自器物的内墙至外壁,或器身至器盖,枝干相连,花叶相属,浑然一体。常见纹饰为花枝、翠竹、瓜果之类,绘于盘、碗、盏等敞口器内外。始见于明成化年间,清康熙、乾隆、道光年间盛行,有青花、五彩、粉彩、珐琅彩等品种。

    婴戏纹:瓷器装饰的典型纹样之一,以儿童游戏为装饰题材,故称婴戏纹。最早见于唐代长沙窑瓷器,有釉下褐绿彩婴戏莲纹。入宋以后陕西耀州窑、河北定窑、磁州窑、山西介休窑、江西景德镇窑、广西容县窑等南北瓷窑均喜用婴戏纹作瓷器装饰。表现方法有刻花、印花和绘画,画面有耍戏花、婴戏球、婴戏鸭、婴戏鹿、还有荡船、骑竹马、钓鱼、放爆竹、抽陀螺、蹴鞠等,以婴戏花画面居多。磁州窑釉下彩绘婴戏纹最富表现力,儿童的娇憨之态表现得十分传神。明清瓷器装饰中,婴戏纹更为盛行,画面更加丰富多彩,人数也增多,以十六子和百子最典型。明成化斗彩婴戏纹杯,描绘两个孩童放风筝的场面;明正德、嘉靖朝的婴戏纹碗,是当时青花瓷的代表作。清代瓷器上婴戏纹的表现技法有青花、五彩、珐琅彩、粉彩等,多描绘富贵子弟的游戏场面,如点彩灯、骑马做官、舞龙等,民间色彩已经淡薄。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黄地珐琅彩开光婴戏纹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