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传说
景德镇小黄家弄的故事
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14/5/5 2:30:47 浏览:4529
景德镇

        从老厂到新都民营陶瓷,从筲箕坞到凉山树,从樊家井到陶阳新村,无论你走到景德镇的哪一个社区,哪一个角落,你总能发现那些规模或大或小的陶瓷作坊。“瓷”已完全成为景德镇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如今,淳朴的镇巴佬陶瓷作坊有增无减,这不禁让人想起了旧时坐店绘瓷卖瓷的“红店佬”。
   
    以前的红店多聚集在小黄家弄及其周围,据称,明朝时,浮梁有一黄姓人在朝为官,他有两个儿子,其幼子后成巨商,分居在此,故名小黄家弄。而如今,来这里参观,别说那历经岁月洗礼的会馆,就连以整条小黄家弄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商业气息浓厚而又喧闹不堪的昌欣街。
   
    笔者来到这里,走访了居住于此的73岁老人胡建国。1945年,年幼的胡建国搬进了小黄家弄,老房子是祖父留下的产业,胡家世代以开设瓷行为生,传到胡建国的父亲这一代,老胡家已拥有不少私房与临街店铺,说起来应该算是富户。那时的小黄家弄给胡老先生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红店特别多,家家户户都购置瓷胎进行绘制,然后再将其送入“红炉”烧制。
 
      红店也有大小之分,其中的判断标准之一就是看店内是否有烧瓷的“红炉”,实力较雄厚的红店都会购置这陶瓷加工必不可少的工具,但大部分“红店佬”只能采取“搭烧”的方式,将绘制好的瓷器送到人家的“红炉”里加工。 至于加工好的瓷器也常不愁销路,时常有瓷行老板上门收购,有的红店本身就集加工与销售等功能于一体,即老镇人熟知的“前店后铺”。也有不少勤奋的“红店佬”会主动出门开拓销售渠道,将自家生产的瓷器卖给周边地区。 相对灵活的生产方式让“红店佬”的工作显得十分自由,采访中胡老先生坦言,记忆中只要是盛夏时节,红店就会在大白天铁将军把门,到了晚上气温降低时才灯火通明,男人会光着膀子就着昏暗的灯光在瓷胎上作画,相对于冒着高温强行作业,入夜后再休息的人们效率更高,心情也舒畅不少。 后来在当地政府的号召下,解放后的红店纷纷抱团成立互助组,之后互助组又再次合并为合作社,合作社又合并为一个个大中型陶瓷企业。于是小黄家弄再也没有“红店”这样的东西。当年的“红店佬”也成为建国瓷厂、东风瓷厂、景兴瓷厂以及红星瓷厂的职工,成为窑炉工或装坯工。 当然,在红店向国营陶瓷企业的演进过程中,也就是1958年前后,小黄家弄有不少原作为红店使用的房屋被收归国有,原属于胡老先生一家的大部分房屋也被充公,只留下一小部分供胡家居住,至于胡氏家族的沿街店铺则以“投资”的名义交给政府,胡家每月可领取10来元钱的股息,到1966年股息则被单方面停止发放。 文化大革命的狂风暴雨未能猛烈地冲刷小黄家弄,因为让那些热血沸腾的造反派感到扫兴的是,少数几位可被划分为“走资派”的原“红店大户”赶在文革来临之前撒手人寰,导致捋起袖子准备大干一番的造反派无法再小黄家弄找出一位可供批斗游街之用的“牛鬼蛇神”。于是就在革命小将一片“那些老家伙怎么死得那么早”的埋怨声中,小黄家弄度过了相对太平的那十年。
 
      小黄家弄不仅曾是红店的聚集地,据说还居住过“挑步佬”,但就连胡老先生这样在此长期居住的人,也无缘亲见这种类似于跑货郎这样的角色,只是从老一辈人口中偶然听说过他们的事。“挑步佬”就是那种挑着瓷器四处叫卖的陶瓷商人,景德镇周边乡镇就是他们的活动范围,由于当时农村居民的收入菲薄,为此“挑步佬”担子里的商品多为粗瓷大碗,甚至有的“挑步佬”还会做无本生意,跑到河边去捡窑户老板丢弃的劣质瓷贩卖,那时有不少对产品质量要求严格的窑户将存在毛边、豁口以及釉面黯淡的瓷器成堆地倾倒在昌江两岸,这成为一些“挑步佬”不用掏钱的货品来源。由于一担瓷器的重量在300斤到500斤不等,为此想要成为“挑步佬”就必须具备过硬的身体素质,他们跋山涉水,将不怎么精细却价格低廉的瓷器送到那些农户前,以此为业来养活一家人。据说“挑步佬”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练家子”,他们习武的目的不仅在于强身健体,更是出于自我保护的需要,毕竟独自行走在荒郊野外,难保不碰上穷凶极恶的剪径之徒。
 
      原红星瓷厂有位被成为“南师傅”的退休工人,就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挑步佬”,旁人对他于何时练习武术、又是拜何人为师所知甚少,只知道他少年时就当了“挑步佬”,曾赤手空拳击退过拦路抢劫的匪徒。大概在2000年前后,镇巴佬就没怎么听说“南师傅”的传奇故事,如今年轻一辈的景德镇人中,就连听说过“挑步佬”这个词的人都已不多。 听完胡老先生讲述的这些身边的景德镇人的故事,感触颇多。景德镇因瓷而诞生,因瓷而发展,并在世界上享有盛誉。这种对博大精深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在浩淼的历史长河中历久弥新。瓷都景德镇这片沃土上曾经发生过的点点滴滴,汇聚在一起,成为悠远而又耐人品味的奇葩,流传至今,芬芳了整个瓷园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