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传说
陶瓷神话传说之明朝朱翊钧墓青花大龙缸
编辑:管理员 来源:
发布时间:2014/5/5 0:27:08 浏览:4786
青花大龙缸

        北京十三陵的定陵,是明朝万历神宗皇帝朱翊钧的陵墓。现在,当我们走进这个规模宏大的地下宫殿时,一眼就能看到三口作为长明灯使用的青花瓷器——大龙缸,这三口大龙缸,直径有七十公分,上面绘画着青花云龙,白里透青,色译鲜艳,是瓷器中最大的名贵珍品。   
   
    大龙缸的底上印着“大明嘉靖年制”的字样。朱翊钧为什么不用自己年号“万历年”制的瓷缸,而要使用比他早两个朝代的嘉靖年制造的龙缸殉葬呢?这里面有一个悲愤而壮烈的故事哩!   
   
    朱翊钧在我国历史上不仅是个有名的酒色之徒,而且还是一个十分残暴的帝王。生前他奴役了千万个劳工为他修建地下陵墓,同时,为了死后殉葬需要的特大排场,朱翊钧还异想天开地要制造前所未有的特大青花龙缸,作为棺梓前的长明灯。就在公元一五九九年,朱翊钧派了他的心腹太监潘相来到景德镇,督造大龙缸。   
 
      这潘相本是地痞无赖出身,是个坏透了的家伙。这回,他领着皇帝的“圣旨”,带领了一大批官兵,前呼后拥地出了京城。当他到景德镇的第一天,就派人将全镇技术最好的窑工召集起来,当众宣布了皇帝朱翊钧的旨意说:这次皇上要造的龙缸口径要有三尺,缸身厚三寸,底厚五寸高要二尺八寸,而且,每只烧造出来的龙缸,都要达到“万里无云”的标准。“万里无云”是瓷器行当中的一句术语,意思就是造出来的瓷器上不能有一点儿毛病,那怕是芝麻粒大小的疵点也不行。潘相还恶狠狠地说:要是在限期内烧造不出大龙缸来,全体窑工都得杀头。   
   
    窑工们一听,知道这是大祸临头了。瓷器是用泥巴做成的,可这么大的东西怎么做呢?做好了坯,又怎样放进窑里去烧呢?烧了又怎么烧好呢?实在是太难了。可是违抗圣旨,马上就活不成。窑工们万般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豁出性命去升火烧窑造龙缸。   
   
    在这些窑工当中,有一位看火的老师傅,名叫童宾。他父母死得早,从小就到窑上来学徒,烧了几十年的瓷器。不仅技术上数一数二,而且为人正直义气。因此,窑工们都十分敬重他,大伙一致推举他当这次烧造大龙缸的领头人。   
   
    童宾深知这次烧造的龙缸由于件头特大,要求特高,火候这一关极难掌握得好。烧低了,瓷器烧不熟透,烧高了呢?瓷器又容易裂塌。但是,烧不成这大龙缸,不光自己要送命,全窑的工人一个活不成。童宾想:大家这样信赖我,为了不辜负大家,就是豁上老命,也一定要把大龙缸烧出来。 带着这种心情,童宾领着窑工们开始了第一次试烧。他们小心翼翼,几天几夜,不敢眨一下眼皮。就在这窑快要歇火的时刻,突然间,一阵白光从窑门内闪出,童宾眼看不妙,“哎呀……”一声惊叫,只听得轰的一声响,窑就倒塌了。   
   
    这时,潘相正在府衙内饮酒作乐,听说倒了龙缸窑,连忙赶刭窑上,不分青红皂白,喝叫把童宾按倒在地,重重打了八十大板,其他窑工也都受到一顿毒打。临走,潘相还吊起他那三角眼,大声喝到:“童宾,下次再烧不成功,可要小心你的脑袋。”   
   
    封建统治者就是这样残暴凶恶。童宾和窑工们烧了一次又一次,但都没有一件达到潘相挑选的标准,全体窑工都被潘相折磨得脱了人形。   
   
    眼看限期逼近,龙缸还没烧出来,真把童宾和窑工们急疯了。这一天,大伙正紧张地烧造限期中的最后一窑,如果这一次再烧不出龙缸来,大家都要遭殃。童宾在窑前劳累得满头大汗,他提心吊胆地望着窑前两个火眼,这火眼就活象猛兽的两只大眼,火辣辣直盯着他,那窑门也活象猛兽的血盆大口,仿佛就要一口把他吞噬进去。大家也都神情紧张地怀着最后的一线希望,祈求着这次龙缸能烧成。  
突然,窑中传出了一阵阵轰轰巨响。烈焰象一条巨大的火龙,张牙舞爪地向着龙缸猛扑过去,眼看这次希望又要成泡影,大家都难以活命,童宾思忖着:怎么办?……,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跳进窑去与那毒龙般的烈焰斗一斗,才 时间不等人哪!童宾把窑上的工人都叫到身旁,指着窑中快要倒塌的龙缸,悲惨地对大伙说:“兄弟朋友们,这龙缸,我们无法烧成,大家是死定了。我看与其大家都避殃,不如让我拼着老命去碰碰吧!”   
   
    窑工们一听童宾要跳窑拼命,哪里肯答应,大伙一齐嚷道:“要死大家死,要活大家活,决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受罪呀!”   
   
    大家正阻拦着,这时,御窑厂外又传来了潘相的促命帖子。原来潘相这个坏蛋又派了差役,传言说:“潘爷有令,这次再烧不成龙缸,统统要问死罪。”   
   
    再也不能迟疑了,时间就是大伙的生命!童宾奋力挣脱扶着他的窑工,对大家说:“你们听听,不要再等了。”说着,纵身往烈焰翻滚的窑门口一跃,“扑通”一声,跳进窑里去了。窑工们哪里还来得及拉他呢。只见窑门中一股混浊的火光冲了出来,什么也看不见了?“童师傅!童师傅!”窑工们哭喊着,大伙赶紧歇火开窑。说也奇怪,这次龙缸居然烧成了。窑工们把它抬到窑前,只见这龙缸晶莹洁白,玉泽生辉,釉面如镜的缸身上画着那条青龙,睁着血红血红的眼睛。   
   
    看着这只大龙缸,人人落泪,个个悲愤。大家都说:这龙缸就是童宾老师傅的身躯,那血缸血红的青龙眼睛,就是他的鲜血凝结而成。   
   
    潘相听说龙缸烧成了,就神气活现地带领着一伙差役来到御窑前,想要夺走龙缸,送进京去呈献给皇上好邀功请赏。   
   
    潘相刚走近龙缸窑,只见窑上人来人往,群情激愤。他心中不觉生怯,便停步侧耳听了起来。      
   
    只听得一位老窑工激愤地说。“童师傅为了大家舍身跳窑,这龙缸,就是童师傅的真身,我们要好妤把它护藏起来,永远纪念童师傅。这龙缸,谁也莫想从我们手里夺走!”   
 
      另一位窑工嚷道:“童师傅是被潘相这狗东西逼死的,我找这狗东西算帐去,要潘相抵命!”   
   
    “对!找潘相算帐去!”   “走!找潘相抵命呀!”   
 
      窑工们霹雷一般地呼喊着,一齐拥出窑来。   
 
      潘相见势不妙,吓得屁滚尿流,转身就逃,惶惶然如一条丧家之犬,帽子脱落了,鞋子跑掉了一只。他顾不上这,匆匆摸到了昌江河边,找了只小船,带着几个亲信,狼狈逃命而去。   
   
    那只举世罕见的青花大龙缸,由于被窑工们护藏得严严实实,封建统治者却始终得不着它。所以,万历神宗皇帝朱翊钧死后,只好拿了些先朝嘉靖年制的龙缸来作为殉葬品。有可能保住龙缸窑不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