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陶艺
[ 陶1专访 ] 自然出神奇,东西无高低——专访梁柏
编辑:李春龙 来源:陶1网
发布时间:2014/8/27 14:59:06 浏览:2674

 1


    “
东西无高低,茶和咖啡都是好东西。东方有我崇拜的梁楷、八大山人、齐白石,西方又坐着梵高、毕加索、塔皮埃斯和摩尔。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大家都是对等的。没有谁高谁低。他们都是可以也应该互相欣赏,互相吸收的,可以互相推动和发展。东方的文化精神,我们要保持,因为代表中国,我们是中国人。但是西方,我们也要借鉴。他们有自己的特点。他们的创造和睿智都让我痴迷。”梁柏如是说。

    梁柏出生于一个美术世家,在身为美术老师的父亲刻意培养下,他自幼就学习素描和国画。1988年的高考,他顺利地考上景德镇陶瓷学就读陶瓷专业。在那里,他除了学习陶瓷、雕塑之外,还系统地学习了油画,水墨画等课程。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些经历为他日后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毕业后该何去何从,梁柏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小学课本上陈淼先生的那篇《桂林山水甲天下》让他记忆深刻:漓江的水真静啊,静得让你感觉不到它在流动;漓江的水真清啊,清得可以看见江底的沙石;漓江的水真绿啊,绿得仿佛那是一块无瑕的翡翠……桂林的山真奇啊,一座座拔地而起,各不相连,像老人,像巨象,像骆驼,奇峰罗列,形态万千;桂林的山真秀啊,像翠绿的屏障,像新生的竹笋,色彩明丽,倒映水中;桂林的山真险啊,危峰兀立,怪石嶙峋,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栽倒下来。这样的山围绕着这样的水,这样的水倒映着这样的山,再加上空中云雾迷蒙,山间绿树红花,江上竹筏小舟,让你感到像是走进了连绵不断的画卷,真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正是对桂林山水风光的无限向往,让他下定决心去桂林工作至今。

    桂林山水甲天下。在那里,他远离大都市的喧嚣,生活得很舒适。安静舒心的自然环境让他感觉如在画中游动,也赐予他许多创作的灵感。大自然让他惊叹天地间造化,领略山水的鬼斧神工,教会了他对艺术谦卑的态度。“我们不可能超越大自然,但可以通过观察和理解,传达我们对自然,对人生的真实情感,传达我们理解的东西,创造出神似的东西,这可以使世界更加美丽。”这是他对大自然最虔诚的告白。

    大自然是艺术的源泉,艺术家只能是从中获取无私的馈赠。哥德说“艺术家对于自然有着双重关系:他既是自然的主宰,又是自然的奴隶”。梁柏认为,艺术家介于主宰与奴隶之间的中道地位。不但要和大自然做朋友,还要帮助这个朋友,只有这样,才能得到造物主无私的帮助。也只有这样,他的灵感才会像鲜活的水一样,源泉如渊。

    中国传统陶艺的历史源远流长,历史上的很多人西方通过陶瓷了解了中国,China是西方对中国的称呼,而其本义是陶瓷。在谈及中国传统陶艺与西方现代陶艺时,他总会用咖啡和茶来做比喻。人们可以选择喝茶,也可以选择喝咖啡,各取所需,没有必要用自己的喜好来要求对方和我们一样。我们可以相互推崇,相互欣赏。正如费孝通所言“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东西方文化正因其不同,才有很强的互补性,在这种相互学习中,我们可以获得一种新的生命活力。

    梁柏认为中国的欣赏习惯,欣赏思维和西方有很大的不同。中国重视写意。齐白石说“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他称之为半抽象形态;西方重视写实。从古希腊,到文艺复兴时期一直有这个传统。到了近代慢慢发展表现主义、理性主义,一直影响到现在。但中西都会强调艺术中的个性。西方人说:“我不一定比你做的好,但我做的和你的不一样。” 艺术创作的个性来自灵感。灵感突现,一种新的思路就来了,做起来就比较顺手。没有灵感,就会感觉思想断路。中国文化艺术尤其重视性灵的表现。梁柏在他的作品中在保留了中国传统的文化元素同时,也加入了西方文化元素的合理成分,既不脱离传统,又吸收了西方观念;既有对传统文化的衔接,又融入当代文明的思考。 

    白朗宁说 :“ 艺术应当担负起哺育思想的责任。”《 中庸 》也讲到:“参天地化育”。作为人,最多可以做到知天、乐天,但内心要对天虔诚,心存敬畏,要“希天”、事天,才能以德配天。这即为冯友兰先生所说的做人的“天地境界”。艺术家更应有这种自觉。要做到这样并不容易,这需要充分吸收中西艺术文化的营养,而这些正是他孜孜以求、不断追寻的方向。

 

1网记者 李春龙报道